文學園地
當前位置: 首頁>>教育教研>>文學園地

一別五十載,最憶是桐中

作者:admin    發表時間:2021-04-01    瀏覽次數:808  次
五十年來風雨霜,相聚已是白發蒼。
多少悲歡離合事,思念母校憶同窗。
魂牽夢縈老桐中
  “鯤鵬立雪,龍鳳搖籃”的桐中,我們的母校,她座落在龍眠山麓境主廟下的一塊人杰地靈的風水寶地上。我們曾在這里學習、生活了四百多個日日夜夜。今天,讓我們一起走回五十年前的桐中校園。
  那是一個美麗靜謐溫馨的金秋,公元1965年9月1日,我,一個十三歲的農村少年,和一百零三名同屆考入桐中的學子一樣,帶著夢想,懷揣桐城中學大改班錄取通知書,在父親的護送下,肩負著書籍行囊,第一次來到桐城縣城,來到飲譽中華的名校。那寬敞的大門牌坊正面鐫刻著大氣磅礴、蒼逸遒勁的魯迅先生手書集字校名,在陽光照耀下,“安徽省桐城中學”熠熠生輝。
  桐中,讓我邁出了人生第一步。
  走過萬水千山,最愛依舊是漫步桐中。那曾是我夢中一次次重溫的場景。
  進入大門口右側傳達室,我們總能逢著一位和藹可親的項姓老人。他年過半百,頭生華發,面帶微笑,正仔細觀察進出校園的師生和行人。若是陌生人,則對其進行查問登記,聽說我們是新生前來報到,他熱情接待放行,并招呼一些注意事項。他身上,散發著桐中樸素的溫暖。
  沿著校門大道向校園內走去,道路兩旁高大的法梧郁郁蔥蔥、連枝握手,編織成寬闊筆直的林蔭道。大樹兩旁設有鐵絲擋桿,兩邊的園林,栽著香樟柏樹和冬青,各種植被挺秀蒼濃。道路左側中央,嵌造著一座六十米標準游泳池,由桐中校友李達將軍捐資建造,池水湛藍,象一顆藍寶石閃爍在校園里。安徽省游泳隊還曾在此舉辦過比賽。夏季的驕陽似火,成群的學子在這里習泳暢游戲水。我也是在這里第一次學會游泳。
  道路的右側中間,修建了一座涼亭,八角翼然,雕龍鐫鳳。當夕陽的余暉灑落在亭上,同學們手捧書本,坐在亭內凳子上歇息誦朗。亭旁纏繞著數株“醉棗”,那是著名醒酒中藥“枳椇子”,食之甘甜沁脾。
  沿著大道向前兩百米的正中央,樹立著一座屏風墻,高寬約一丈有余,墻上鐫刻著毛澤東時代的教育方針:“教育必須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必須與生產勞動相結合”。二十三個紅色大字,顯得堅定而端莊。墻兩邊各植數株參天柏樹,護佑著屏風墻,令人肅然起敬。
  在屏風墻的右側,坐落著三間磚瓦結構的平房,門口掛一牌“桐城中學校醫室”。曾經有一名叫張金聲的校醫,身材瘦小精干,鼻梁上架著一副近視眼鏡,口內鑲了幾顆金牙。他笑容可掬,說話慢聲細語,醫療技術上乘,大凡同學們有個頭痛腦熱,一治就好。在史無前例的運動中,他被指控為國民黨少校醫官,因經不起折騰而服毒作古。
  走過屏風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遼闊的操場,估計有二三十畝地面積。她是桐中的中心,是全校師生做早操、課間操,進行體育運動和集會的場所。如今已被林立的高樓所代替。
  在操場右側北面建造著一個標準籃球場,是師生們打球和比賽的場所,學生會主席高三楊白水可是球壇健將。右側東南角聳立著一個高大的鐵吊桿,約有六米高,四米寬,吊桿上懸吊著數根粗麻繩,供同學們練習爬桿運動,下面有一尺多厚的沙池,記得我們班白兆彪同學是攀爬高手。
  在操場南面偏西處的法梧樹下,建有一個跳遠的沙池。池邊有一個木踏板,一陣緊跑,一腳蹬在踏板上,借助踏板的彈力,“噌”地向沙池遠跳。這顯然是較原始的練習跳遠工具。記得1965年學校舉辦秋季運動會我獲得一年級跳遠比賽第二名,孫敏同學獲得一年級女子組百米賽跑冠軍。
  在操場的正西面,座落著一座可容納千人的大禮堂,叫“和平堂”。這是桐中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全校師生集會、文藝演出和播放電影的場所。和平堂的西南角建一大戲臺,臺上置一主席臺桌,兩邊放數把椅子,供開大會時領導講話用,若演出放電影則可移走。臺下擺放著一溜溜長板凳,有好幾十排。
  在新生開學典禮上,副校長趙劍英主持大會,教導主任慈昌淦出席會議,清矍身材的史耀民校長致辭。他說我們六五級一百多名新生是通過嚴格考試,從全縣近千名小學畢業生中選拔出來的優秀人才,并勉勵我們要聽黨和毛主席的話,認真刻苦地學習,掌握真本領。桐中是國家教育部暨安徽省教育廳教育改革新試點,五年后可直接報考大學。我們憧憬未來,感到無比幸福和自豪。
  學校每周六晚在和平堂放映一場電影,憑學生證入場,供師生們免費觀看。桐中有自己的放映機,是16英寸的小型放映機,由時任法國大使的桐中校友黃鎮大使捐贈。放映員張啟友老師,身材碩長,理著高茬平頭,神情剛毅,辦事干凈利索,在那個精神物質匱乏的年代,我們能觀賞到《槐樹莊》《地道戰》等電影,真如精神會餐,實為莫大享受。
  在操場的南面,是一至三年級的學生寢室和部分教師的宿舍。班主任方世民老師宿舍就在東南角的一個小院子里,記得院子里有一棵高大的桂花樹。老師們的宿舍一般都是單間,一年級的寢室是大通鋪,由長木板用釘子固定在長木凳上,每人約有一米寬的床位,箱子一般都是放在床底下,室內有電燈照明。一個寢室有八到十幾個同學居住,大都是農村同學住校,縣城同學走讀。
  我和已故的李長生同學住在隔鋪,我經常幫他曬被子。宿舍區的庭院里大都種植桃樹和桂花樹,每逢中秋佳節、國慶之際,便有桂子飄香、蟬鳴回響。讀書聲、體操聲、融匯出一曲校園奏鳴曲。
  在操場的東北面,有一條源自大別山脈、龍眠山麓的溪水貫穿整個校園,潺潺流水,長流不息。清澈見底,小魚兒在水底下盡情的游弋,這是我們洗衣刷碗的地方,當殘羹剩飯飄落在小溪水面上,總引來了一群小魚兒歡搶。
  在操場的正北面,有一堵磚瓦結構的圍墻,墻上長滿了“爬壁虎”,看上去象一座綠色長城,蔚為壯觀。墻內植有數百株柏樹、香樟、桃樹、橘樹、桂花和數丈高的常青藤。圍墻中央有一個拱形圓門,走進圓門橫列著一排排數十棟磚木結構的平房,分別是校長室、副校長室、教務處、總務處、政治語文數學英語體育教研室以及“渡江戰役指揮部”舊址。當年鄧小平劉伯承元帥曾在此指揮渡江戰役,此外還有部分教師宿舍。
  越過小溪石板橋的正北面,是教職工食堂、學生大餐廳、開水爐、食堂和浴室。食堂內有可同時給數百人供餐的蒸飯甑,有各式各樣炒菜的大鍋,有可給幾百人同時供水的開水爐。食堂有十幾名職工,專門服務于住校生的餐飲。
  學生餐廳是一個同時容納幾十桌客可同時開飯的大廳。有桌無凳,一般學生都站著吃飯,八人一桌。菜裝在一個大搪瓷盆內,飯裝在一個大木桶內,每桌選有桌長,輪流執勤,由桌長平分飯菜。平時兩稀一干,每餐一菜一飯。吃飯時只聽見碗勺瓢筷撞擊聲,宛如奇妙的交響樂曲。
  學生每月交伙食費7.3元,糧票或大米23.5斤(農村同學都交米),國家每月補貼6.5斤。每周一和周六各加餐一次,中秋國慶等重大節日另外加餐。加餐多半是豬肉和豆腐。因那時提倡勤工儉學,每班都分配菜地,各自種菜,上交食堂。記得我和汪森林同學在菜地里挖了一個大坑,埋了基肥,種了一種叫“浙大長”的蘿卜,結果長了十幾斤重并參加了學農成果展覽。學校在毛河建有養豬廠,有專職飼養員,養了幾十頭黑豬,因此加餐的豬肉都是自給自足。
  在校園正北面有一個寬敞的圖書館,面積約100多平方米,藏書萬冊以上,學生可憑借書證借閱。因為我喜歡看書,和館長吳永清老師成了忘年交,他經常推薦新書給我讀。文革前期,圖書館被砸抄,書籍散落一地。吳館長幫我挑了一大箱書,存放在方世民老師宿舍里,不料后來方老師宿舍也被抄砸,那一箱書籍連同我的衣物、學生證、借書證、同學名單均蕩然無存。每念及此,總是十分痛心。
  在西北方位,坐落著七八幢教學樓和實驗樓。那棵顆飽經風霜的“惜報軒”銀杏樹就矗立在高中部教室的庭院里。教學樓和實驗樓是桐中學子接受教育和學習的地方。教學樓分上下兩層。室內裝有四盞日光燈,每人一椅一桌,可謂窗明幾凈。室內前后有兩塊大黑板,嵌在墻壁上。前面的黑板供老師教學用,后面的黑板供學生出黑板報用,內容每周更換一次,出黑板報是我的份內工作。
  1965年的桐中,有十個大改班(大改一至大改五),九個高中部班(高一至高三),共有學生近千人,教師約80多人,職工約20多人,在當時是一個規模相當大的學校。
  學生的作息時間,凡上課、下課、早操、課間操、吃飯、晚自習、就寢、起床、集合開會均以鐘聲為號,那敲打不同音符的鐘聲,至今仍繞耳縈懷。有專職司鐘工友金羽,其敲打的鐘聲,可謂天籟之音。旁邊的墻上,鐫刻著前賢的題詠:“桐中敲銅鐘,童男童女同上學”。據說這副下聯,至今仍無人對上。
五十年前師生情
  我被分配在65級大改101班。班主任方世民老師是樅陽人,操一口樅陽腔普通話。他中等身材,圓胖臉型,梳理著高茬平頭,四十歲左右,頭發略顯花白,面容慈祥寬厚。他穩重干練,能寫一手工整的板書。
  方老師像父親一樣關心著同學們的學習和生活。記得有一次我感冒發燒,他親自到寢室看望我,并為我蓋被子,令我至今難忘。數學老師崔甸甲,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他思維活躍,講授數學公式,深入淺出,易于理解。1988年,我送大兒子汪曉鐘來桐中讀書時,他隨車迎接我們,我們師生曾見面暢談,他當時是學校領導之一,負責后勤生產工作,想不到那一面竟成永別。
  教英語的李翠英老師,溫柔賢淑,講起英語來似鶯歌燕語,十分動聽,她教唱的英語歌《王杰的槍我們扛》,至今仍然記憶猶新。
  教政治的潘中文老師,文質彬彬,說話咬文嚼字,十分幽默。他擅長于把難懂的政治問題,擬人化、故事化、常使我們如醍醐灌頂,恍然大悟。
  教體育的林祖年老師,身材高大魁梧,手把手教練各項體育動作,常率先垂范,滾大鐵環馳騁操場。
  這些敬愛的老師啊,今日團聚,你們在哪里?學生們可太想念你們啦!
  在101班同學記憶中,班長吳振宙同學屬牛,長我四歲,現年屆古稀。他家住金神鎮天林向前村,常與我結伴回家,是我的老大哥。他舉止穩重大方,目光灼灼,辦事認真負責,決斷果敢。
  副班長張謙(現名讓才)同學溫文儒雅,誠實自謹;勞動委員汪森林同學,克己奉公,任勞任怨,力大無窮。
  記得當年宣傳委員是梁宜珍同學,她有沉魚落雁之美,落落大方,辦事得體。
  我熱愛學習,被選為學習委員和學生會通訊員,經常為班上出黑板報、寫通訊稿件。
  還有今日的群主鄭亞中同學,氣宇軒昂,剛直不阿;粱晉發同學襟懷坦白、樂善好施,他是我畢業后唯一有過三年交往的同學。
  徐國根同學虛懷若谷,不恥下問;章光明同學深藏若虛,內向靦腆;趙萬青同學渾身是膽,無所畏懼;閆慶平同學有閉月羞花之貌,卓爾鶴立;高曉玲同學活潑潑辣,巾幗不讓須眉;姚百祥同學談笑風生,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白兆彪同學好動頑皮,喜笑怒罵皆華章;李建勝同學慷慨大方,他和我是同桌,經常贈我美食。已故同學李長生手不釋卷,聞雞奮讀;汪金海同學謹言慎行,知錯必改;胡賢慶同學粗茶淡飯,省吃儉用。
  還有很多同學各有千秋,可圈可點。我們情同手足,恕不一一評議。一場眾所周知的史無前列的運動使我們這一群嗷嗷待哺的少年學子被迫輟學,離開母校桐中,加入全國一千七百萬知青上山下鄉的洪流之中,想不到這一別競是五十多年!
踏遍青山人未老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歷史讓我們分離,歷史又讓我們重聚。歸來吧!歸來吧!桐中母親在呼喚著兒女學子們的歸來。五十年來,風刀霜劍磨礪了我們的人生,時代沙暴洗滌了我們的靈魂。“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們101班有九位同學已經作古,不能參加今天的聚會,想他們在天之靈,看到這開心的一刻也定會含笑天堂。
  在以鄭亞中同學為首的籌備組的悉心操持下,我們這些離別桐中母校五十多年、分布在全國各地的老同學終于回到母校的懷抱,歡聚一堂!在此謹向曾經養育教育我們的母校桐中致敬!向支持和關愛此次老同學聚會的母校領導表示衷心感謝!再次向為同學聚會辛勞工作的籌備組全體成員表示衷心的感謝和真摯的敬意!沒有你們的努力,就沒有今天的聚會。這是一個歷史性的聚會,這是一個聯系和拓展同學情的聚會。
  今天我們是幸運人!幸福人!再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我們還有可能聚會,但是再過五十年,這樣的聚會恐怕就只能在天堂了!根據102班張德玉老班長的提議,這次聚會后由籌備組將預留一些經費作為老同學的病歸費用?;I備組要永遠“籌備”下去,“桐中老同學”這個群要永遠保持下去,永遠聊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鑒于這次聚會寶貴的歷史性意義,建議籌備組寫一個紀要、發一個聲明,印發紀念冊,人手一冊。
  最后,祝“桐城中學1968屆初中大改班同學上山下鄉回鄉五十周年團聚會”圓滿成功!
  難忘的記憶,幸福的團聚,永恒的共同體!祝老同學健康長壽、兒孫興旺、事業發達!祝我們的同學情誼山高水長!萬古長青!
皖公網安備 34088102000273號     |     皖ICP備17008546號

Copyright ? 2007-2019   安徽省桐城中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556-6121503   地址:安徽省桐城市公園路10號

技術支持:華旗網絡

中国一级婬片A片免费播放